今天奶茶富樫了嗎

=起司鮮奶茶,灣仔碼頭。美食旅遊博主♡

【霜杯】弗劳斯特婚纱坊(上)











※ATTENTION:时代背景为十九世纪末英国,全文人物名字中翻注意,有老年时期杰出没注意,内容较为深沉,算是半个BE走向,并有些许原创角色出没,字数偏多分个上下,上篇总计1w4+,请谨慎阅读食用。


※SUMMARY:「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曾幻想过我未来新娘的模样,乔伊斯小姐。」弗劳斯特先生终于舍得将他的眼光从相片上挪开,转移到我身上,却又像是透过我,在凝视着什么不可溯回的事物。我感觉到他在瞬间风化成沙,乘着时光汇聚成的河流,在我面前重塑成我并不清楚的模样。那双灰蒙得如同下过雨的伦敦穹顶一般,给人朦胧沧桑感的眼珠,在一刹那之间、就在我的眼前──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洗成了年少轻狂的熔蓝。 「我想过她会有一头浪漫多情的棕色卷发,一双承载举世柔情的湖水绿眼睛,脸颊上有点雀斑,但皮肤细致,可能不是那么白,因为活泼热情的缘故,把自己的肌肤晒成了小麦色。」


我想了想哈德克太太那一头空灵的金发,还有她的白皙脸庞,我想起她眼型锐利,神采飞扬,眉宇里带点英气,与其说温柔,我总觉得她看上去更为精明,倒是哈德克先生很符合弗劳斯特先生的理想型,「但人从来说不准自己的未来,对吧?」


「我其实以为我是很了解我自己的。」面对我心血来潮的调侃,弗劳斯特先生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但现实比我想的更好一些。」
















其实这篇应该会有车,想不到吧









后记








我最近的高产吓到我自己了,一阵子没码字了写点什么来复健一下,果然三日不写文就会面目可憎,感觉自己大退步!另外R描写在下篇


【霜杯】Not Friends










ATTENTION:现代AU,取材自生活的一个短篇温馨故事,大概是杰→→←嗝的走向!分级为全年龄,不甜不要钱(???

SUMMARY:「杰克,」电影演到中途转折处的时候,希卡普蓦地喊了他一声,「你会答应吗?我说那个女孩的告白。」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问题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萤幕蓝光映射下的眼光却也没有任何攸关思索的情绪,良久以后才等来一句:「大概不会吧。」

然后他们就没再说话。









「杰克,我失恋了。」

邻近耶诞节的周末,地点在最为熟悉的自家宅中,以这样看似沉重的开场白作为引言,希卡普‧阿德伦斯‧哈德克面无表情地向自己的同居室友兼大学死党杰克‧弗劳斯特宣告了自己现下堪称悲摧的感情状况,并成功换来好兄弟同情的眼神。

「噢,伙计,我很遗憾……」杰克的口气十足诚恳,就连脸上悲悯的神态都担得起「天衣无缝」这一个词,如果不是希卡普了解他,深知此时此刻,那一双蓝得剔透,有如一双漩涡一般的眼睛反射出来的除了戏谑的光彩便再无其他,或许还真会被他诓骗过去,「但你也太不靠谱了吧,圣诞节就近在眼前,你怎么会挑这个时机分手?那你假期怎么办?」

说得好像这是他自己能控制的一样,提分手的又不是他。希卡普忍不住在心里嘟囔道,同时也晓得这是杰克在拐着弯损他,调侃他又一次地被自己女友──现在该说是前女友了,给一把甩在后头。被姑娘甩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但每次都被始乱终弃,这可就让人匪夷所思了。希卡普略感烦躁地耙了耙自己脑后的发丝,眼皮一掀,目光恰恰落在杰克那张带有淡淡幸灾乐祸表情的脸庞上,才终于想起自己应该回应他的问题,便说: 「我这不是还有你吗,嗯?兄弟一生一起走,你可是答应过要嫁给我的。」

听他提起这荏事,杰克便不免感到好笑,他弯起胳膊,将手臂枕到自己的脑袋下,任由视线斜挑而上,姿态一派的漫不经心,「可是今天才刚有个漂亮女孩跟我告白。」

这话让希卡普登时停顿下溜到喉口的拌嘴,眉峰不自觉地扬起,一双眼睛细细地打量起面前的好友,杰克仍旧是以往单身时的那副模样,穿着一身宽松的连帽衫,脚踩一双看上去很儿童款的拖鞋,全无半点女孩们口中的天菜男神样,半点都不像正处在热恋期的男人,「但你没答应,是吗?」

「还没有。」对此,杰克倒很实诚,只是将原先搁置在沙发椅垫上的手一把探进洋芋片包里,直接抓出一把薯片便往嘴里塞,半晌又含糊不清地补上一句:「我在考虑。」

「为什么?她很漂亮,不是吗?」

「比较对象是你前女友的话,就挺美的。」

闲话说到这份上两人皆是不约而同地停下嘴来,无声地以眼神进行起了他人难以介入的交流,有一件事希卡普老觉得奇怪,杰克平常毒舌惯了,提起女孩们倒也晓得该绅士地礼让三分,却唯独对他的每一任女友都格外不客气,以前希卡普满以为那是他在自己面前口无遮拦,现在想想,又好似有哪里不对劲。

「……你好像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女朋友,我是说她们全部。」

希卡普不晓得自己从嘴里吐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怎么样。或许很无奈,像是他平常对杰克任性行为的反应。而他可以清楚瞧见的是,由于他突如其来的臆测,杰克右半侧的眉宇耸起,算不得锐利的弓形弧度如同随着地动位移的山巅,于他面上凝成了一副令希卡普下意识感到微妙的脸色,「要你的未婚夫喜欢你的女朋友,你的兴趣可真特殊。是想体验一下双重NTR吗?」语毕,那股他素来熟悉的刁钻气质又一次重返他多年好友的身上,而适才一度让他感到十足陌生的面容,则犹如镜花水月一般稍纵即逝,快得仿佛他幻想出来的错觉。

──然而他心里知道其实不是。

「你是从哪学来那种奇怪的词的……」

「哪里奇怪?你不也知道?」

大多数时候希卡普总是觉得,自己是相当能言善道的。可杰克似乎是斗嘴方面的天才,总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歪理都顺得很有道理。于是他揉揉眉心,索性直接放弃纠结,「我有点想悔婚了,即使我接下来会一路单身到四十岁,我也绝对不会娶你的。」

他这话说得恳切,只差没有现场对上帝发誓,然而被抛弃方却只是嗤笑一声,才抓过薯片、指尖都还沾着调味粉的手掌在虚空中随意地挥了两下,说:

「那没关系,我娶你啰。」









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次,希卡普怀疑全世界都觉得他和杰克是一对。

这个猜想坦白说,其实是相当有根据的,只要是同时认识他们的人,不少有向他俩提出这种疑问的。多数时候杰克会刻意贴过来,搂住他的肩膀,甚或者将五指搭上他的腰,对那些针对他们关系置疑的朋友报以暧昧的微笑,然后那些人就会认定这一切都是他们多想,否则杰克的态度绝不可能这么落落大方,希卡普也开不起这种玩笑。

但他们没有人知道,他和他的好朋友之间是有婚约的。

他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失恋,像每个自栩阅人无数的男人说的:初恋总是无疾而终,失去的当下又格外痛。那时候他还未满十八岁,由于成绩优异而跳级念了大学,他比与他同届的所有学生都整整小了一个年头,在进入与高中截然不同的学习体系、开始真正明白「青春」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不只烟抽不得,连酒都没法买。

一直以来,希卡普都算是挺守法的一个人,性格随了父亲,刚正不阿得很。连红灯都没闯过一次的人,在杰克眼里看来简直堪比北极熊。而这样的人,头一次犯了个无伤大雅的法,说起来还让人有点哭笑不得,就是缠着自己的室友替他买酒。

希卡普当然还记得自己初恋的女孩长得什么模样,也记得她的名字、班级和学号。可他印象更深刻的是初尝酒精时那股在喉间鼻腔炸裂开来、犹如烈火灼烧过一般的气味,还有杰克在屋顶陪他吹了半个晚上的冷风,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大不了到了四十岁你没人要,我跟你结婚。

那是一句宽慰,在所有人耳里听来都是这样。在希卡普听来自然也是。可他却不知为何记了下来,和杰克不约而同。往后他们之间谁有感情上的挫折,这句曾被遗落在心底一隅尘封的笑话,便会重新浮上水面,说久了竟还慢慢地有点儿真实感,希卡普甚至为此数过日子,计算自己如果再找不到伴多长时间,就得跟杰克共结连理。

那之后他们各自有了几段或长或短的感情,从最开始的瞎子摸象,到后来的轻车熟路,习惯恋爱以后,恋爱的次数反而就少了。他们越来越清楚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换句话说也是越来越了解谁不能给自己想要的,而谁又给不了那么多。

这回感情结束的第一时间,得知这件事的并不是杰克。有点令人意外,以往几乎都是他,全世界头一个了解希卡普的感情现状。只是这一回,凑巧在分手的那天希卡普安排了牙齿检查,那个牙医师是杰克的表姊,小名「牙仙」,就连杰克都这么喊她。牙仙在看诊的过程中随口询问了一句他刚才做了些什么,希卡普便老实地回答:「和人分手。」几乎让牙仙一时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杰克抛弃你了?」她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地问,却让希卡普觉得哭笑不得。

「没有,我们还住在一起。」他张着嘴艰难地回答,「你是问认真的吗?」

「无意冒犯,亲爱的。我……哎,算了,有些事也不好说。你先起来漱个口吧。」牙仙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眨眨眼睛,模样看上去像是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希卡普猜想,她原先差点脱口而出的,必定是和杰克相关的话题。那么她想说的是什么?又为什么打住?他虽然好奇,却不想多问。

走回公寓的路上他瞧见了一条被冰给冻住的水管,因此想起现在是十二月,圣诞节就不远了。而他在过节前夕回到了单身,说实话还真有点寂寞。





晚餐他们吃了奶油炖饭,是杰克下的厨。里头放的全是希卡普喜欢吃的配料,还加了蓝纹芝士一块拌炒,香气四溢。他们开了两罐啤酒,恋爱的次数多了,失恋时喝的酒也就少了,就像药吃多了会有抗药性,习惯把一段关系走到结束以后,伤心的时间就会变得很有限。

但杰克还是陪他租了一部电影,爱情文艺片,疼痛系的那种,男女主角互相付出许多,最后却无法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他们肩并着肩窝在沙发里,一起把手探进薯片碗,用他们的拇指幼稚地摔角打架,又同时踢掉毛茸茸的羊毛拖鞋,把脚跟压到桌上,互相嫌弃对方扭曲地伸展着的脚趾。他想,估计杰克也和他一样,片子的剧情都没看进去多少,脑子里充满了彼此含着嬉笑声的咒骂,还有身边人皱成一条深沟的眉间。

「杰克,」电影演到中途转折处的时候,希卡普蓦地喊了他一声,「你会答应吗?我说那个女孩的告白。」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问题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萤幕蓝光映射下的眼光却也没有任何攸关思索的情绪,良久以后才等来一句:「大概不会吧。」

然后他们就没再说话。

电视音响内传出一句清晰肉麻对白,听得希卡普没忍住抽搐了下眼角,心思却飞到九霄云外,他想过,那个喜欢杰克的女孩,应该是真的很漂亮。毕竟,他几乎很少听杰克夸赞一个姑娘的外表。又猛地思考起上一年的耶诞,自己是和谁过的节。可能是刚分手的那个前女友。他依稀记得那时候杰克也有另一个交往对象。再前一年则是各自和不同的人,然后又往前是两个人都回了老家去看家人……

『这么多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只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模模糊糊地,他似乎听见了电影里不知道是女主角还是女配角这么说,出乎意料地和他念头很合。

电影结束的时候,他们仍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彩蛋。直到片尾播过了三分之二,希卡普才像是心血来潮似的,突地对杰克说了一句:「嘿,杰克。你给我唱首歌吧。」

他看见反射出蓝光的那对眼睛眯起,在一片昏暗不明的空间里瞅了他一眼,随后撇开,拒绝得飞快,「不要,吉他在我房里,不想拿。」

「我去拿。」希卡普直截了当地说。

「你想听什么?」然而他的坚持并没有马上换来杰克的妥协,相反地,他换来了他的一句揶揄,「《我们不再无话不谈》吗?」

然后希卡普毫不犹豫地踹了他一脚。

客厅内亮起了一盏暖黄夜灯,于冰凉的木质地板面上投下一层浅淡的椭圆形影,杰克抱着那把据说有四十多年历史的老吉他,一屁股坐在桌沿,一面转着旋钮,拨弄琴弦,有一搭没一搭地哼着歌,旋律听起来像是经典电影主题曲《我心永恒》,虽然又是一部坏结局的爱情电影,但好歹已经不在失恋金曲的范畴,希卡普便勉强原谅了他。

这么说来,在他的记忆里,有不少姑娘爱慕杰克拨着吉他弦唱情歌的潇洒模样,也有不少人喜爱他年轻欢畅、随心所欲的生活态度,更有人欣赏他若有似无的,隐藏在温煦外表底下的那份压抑气质。但杰克很少为了不属于自己的人唱歌,而渴望从他身上呼吸自由的人,从来无法承受他若即若离的怪异习性,至于他那有如北冰洋般极其不稳定的忧郁,也没有一刻是为了这些过客而起。

最后杰克为他唱了一首情歌,合适告白的那种,情人节的时候,很常能看见有人和他一样抱着吉他,坐在公园或一幢公寓楼底下的花圃,一面敲打着音箱一面拨动琴弦。那是杰森马兹的成名曲──《我是你的》,节奏轻快,歌词平实,让人听着便不禁感到一阵清风徐面,原先低落得沉入水底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享受音乐的时候应该闭上眼睛。很久以前,不晓得是谁曾经这样对他说过。可希卡普却觉得,此时此刻闭上眼根本是暴殄天物。他喜欢看着微光在杰克耸起的面颊颧骨上游走,漫过山巅一般的鼻梁,在他如针脚般细密纤长的眼睫尾尖滚过一圈,最后坠落到那两汪冰川里。他喜欢看他掀动嘴皮子,弹着舌头,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还喜欢在他察觉到自己注视的眼光时抬眼与他四目相对的瞬间,像夜里开放的昙花,像跳动的火星,像洒满了整个黑幕一闪一闪的眼睛。

曲子结束的当下,他有好一阵子反应不过来。直到杰克搁下吉他,蹲踞在沙发旁,整个人凑到他跟前讨赏似的张开手掌,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晃,希卡普才终于把注意力拉回到眼前不像朋友的友人身上。

「嘿,希卡,我唱完啦。」杰克说,「给钱吧。」

闻言,希卡普没好气地给了他手心一巴掌,说:「你有没有那么小气?」

那本该稍触即离的指尖却在下一秒被人给一把捉住,杰克面色平静地望着他,好像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在当下这种氛围与距离之中,过份越界的行为,「因为你今天要求莫名其妙地多。」

「那是因为我现在是精神创伤患者,你好哥们正难过呢。」

此话一出,希卡普自己都觉得心虚。说他觉得难过吧,不至于,心情沉重倒是真的。只是因为身份细微的转变,只是因为牙仙多说了那几句话,只是因为接近圣诞节……他有好多个「只是因为」能够解释他今天的反常,却没有任何一个腹稿能够替他开脱杰克为他唱歌、对他留露出压抑眼神却又放纵他肆意的真正缘由。也或许,这个答案他早就填写完毕,只是一直没想过要撕开附着其上的薄纸。

「那好吧,精神创伤患者。」杰克嘲弄般地对他撇了撇唇,「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当你还债了──你为什么被甩了?」

这算什么伤口撒盐的偿还方式啊?希卡普咕哝一声,回答:「没什么特别的,老样子。」

「她觉得你不够爱她啊?」

「是吧。」

仿佛早已司空见惯一般,两人默契地陷入了一段不长的沉默,最末由杰克主动打破,语气笃定地说道:「所以过了那么久,你都没有找到你想要什么。」直到这一刻希卡普才意识到他俩的手依旧交互握着,用合掌的姿态,谁也没滑动五指,试图将对方手心的触感,紧紧嵌入自己的掌纹里;可谁也没放开谁,就像他们始终比肩,任凭身边的人来了又去,更新交替。

他的说法总让人听出一股责怪的意味,听得希卡普倍感委屈,只得不甘示弱地反问一句:「那你呢?你找到了?」

然而杰克只是看着他,默不作声地攒紧了与他交握的五指。

「对,我在我能到的最近的地方,等他自己来找我。」






昨天终于愿意拆掉野兽法则的挡风玻璃打算复建开开车了

然后我家就停电了


………………

各位,我们相约本周末见👋👋👋这周我一定更,一定更


下周就是CWTK啦!(应该没人要认我,我就是秀一秀认亲卡兼圣诞卡,然后我就走了……

据说在槲寄生下的亲吻能让人厮守终生💓
不过我比较喜欢槲寄生的花语XD

【霜杯】Re:分享一下你觉得恋人最性感的瞬间






※ATTENTION:现代AU知乎体注意,因为太饿了随便码点糖来吃,全文采Hic视角,前篇走此,分级全年龄向






Re:分享一下你觉得恋人最性感的瞬间





非常好,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与我有相似情况的人。那么就让我也来分享一回关于我的男朋友J的状况。与楼上这位伙计相似,我也是一个同性恋者,目前有个正在热恋同居中的男友,和我同一所大学,不同学系,比我年长几个月。


我和J本来是同一间宿舍房的室友,基于某种原因,他迟交了他的宿舍费,而我的状况比较奇怪一点,我明明是按时给的钱,却还是被分到了远离我所有理工学系同班同学的J身边,我大约是在校方允许学生搬进宿舍的那几天就动身来到了大学城,J则比我晚上好几天,比宿舍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晚上好几天。


他的性格有点脱线,说好听点叫随兴。总是不按牌理出牌,对一些条条框框的规矩总是不放在心上,我也就下意识地经常随口提醒他。第一次我见到他,坦白说我感觉相当惊艳,我想,「清秀」这个词,不足以形容我对他外表的惊叹。无疑地,J是一个相当英俊的小伙子,甚至可以说,他长得很漂亮,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孩都漂亮。眉目深邃,鼻梁挺直,脸颊红润,下颔的线条俐落又好看,还有一头奇特的银发,像是《权力游戏》里面龙的传人,只不过比坦格利安一家的发色更加雪白银亮,让我不禁怀疑那是染的,可如同冰霜凝成的发根又使我不得不相信它的真实性。


当天晚上我在校园BBS版上看见了J的照片,这时候大家还不晓得他的名字,都用「冰雪小子」来代为称呼他,后来也自然而然地成了J在校园里的绰号,因为他是咱们大学冰上曲棍球队的主将。


对于体育方面,我除了健身和骑马以外,基本上堪称一窍不通。我曾经听说过那么一句话:世界上没有对打球毫无兴趣的男孩。很遗憾我推翻了它。比起令人热血沸腾的球类运动及体育竞技,我还是更喜欢合适休闲、放空身心的活动。因此我和J之间,可以说是毫无共同话题。让我们有所交集的还要归属于某一天,我在食堂与J和J的同系朋友巧遇,他心血来潮约我出门的那一回。那时我刚下课,系上的专题作业仿佛山一般地朝我压了下来,让我觉得颇为烦躁。一听说有机会呼吸外面的空气,我几乎是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为了不让J察觉我逃避的心理,我貌似还瞎编了一个乍听之下颇为冠冕堂皇的理由。


然后我就和J一块参加了他们体育系的联谊会。


从表面上可能看不太出来,J实际上挺会照顾人的。也许是因为我是他室友,也许是因为我是他邀请的,也或许,是因为除他以外,其他联谊会上的人,我都没见过面也不晓得名字,总之我可以感觉到他在聚会上格外照顾我,坐的挨近我身边,如果有人找我喝酒,也会算着数不着痕迹地帮我挡掉(当然不排除是因为我是负责骑车的那个,总要有个人清醒着)。


起初我们联谊的地点选在了酒吧,到了晚上十点,就辗转来到了俱乐部。我默默地喝着可能兑了不少水的啤酒,觉得百无聊赖。和J出来玩不算是一个好的选择,或者说,和J还有他朋友出来玩,对我来说不算一个好选择。毕竟大多数人我都不怎么熟识,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现在还喝得有些茫,正被他一群好兄弟拱着和另一个金发女孩到舞池里跳舞。


现在我只记得那个女生貌似是卷发,蓝眼睛,其他不太有印象了。


J算是个挺合群的人,也非常懂得烘托气氛,所以他人缘一向挺好,在女孩之间更是如此。我看着他站在一束暧昧不明地聚光灯下,眯着眼睛,看上去似乎是在笑,站姿有些歪斜。他先是任由女孩在他身上蹭蹭摸摸好一会儿,这期间手都虚虚的搭在人的腰上,而后顺着柔软的腰线抚摸因剪裁大胆的挖背紧身上衣而完全裸露出来的古铜色脊背,很轻,不带欲望的重量,不带两性隔阂的重量,疑惑让我忍不住把视线挪到了他脸上,在下个瞬间与他四目相对,却又在我脑袋意识过来以前,瞧见他低下头,快速地对那个金发姑娘说了些什么,仿佛那一霎的目光交错,仅仅是我喝了酒的错觉。


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J说了什么,看嘴型,他好像是在说「我不喜欢人对我搞小动作」,侧脸看上去的表情严峻,有点不像我认识的J……虽然那时候我也不怎么认识他。


紧接着,他转身别开那位姑娘,径直朝我们一众人待的地方走来,把自己甩到沙发上,随后侧倒过来,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对着我虚虚地嘟囔他头晕,身体不适,和刚才直白拒绝人示好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我猜他可能是觉得,既然我都看到了,不如暗示我帮他圆个场。我照做了,我们俩提前在十一点多的时候离开了俱乐部。


和J走到一起其实是有点让人意外的事,我是说,他很受欢迎,显而易见。他俊美,爱笑且开朗活泼,交友广泛,又无拘无束地,对什么都感兴趣。每个女孩都喜欢淘气的男孩,每个女孩都喜欢J,可J喜不喜欢一个人,说实话很容易看出来。他喜欢那些女孩们爱慕的眼光,也享受被她们这样看着,可他不会喜欢任何一个这样注视他的人,渐渐地我发现了这点。


这也侧面解释了他为什么对我上心,处理情感问题一向不是我的专长,调教繁复艰涩的器械零件才是我的本行,我得承认我对他有一份特别的感觉,但我总弄不明白他,弄不明白他的别致与他人究竟有何区别,于是我选择放置。直到他会在我专心思索论文时,偷偷摸摸地凑上来,抢走我的眼镜,让我注意听他说话,或是在我做作业的时候,使出浑身解数来干扰我。


他很骄傲,却是个诚实的人。我知道在他感兴趣的世界里,也条列了我的名字,于是我发现当他沉静下来,用那双我借着俱乐部的微黄灯火看见冷蓝眼睛凝望着我的时候,我有一种迫切想与他接吻的冲动。这种冲动于我来说十分陌生,直白了解释:我惊觉我竟无法自拔地爱着他的怒火,爱着他,与平时嘻笑表面截然不同的冷峻内里。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与J成为恋人关系以后,他几乎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喜爱,就像是想藉由自己的行为让人对他痴迷得发疯似的,他喜欢在我思绪开始飘远的时候凑近,用他的前额抵住我的眉心,任由自己视线坠下来,就这样极其接近的看着我,只是看着我,像看他一辈子都看不腻的风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很近,他的眼神很近,他的气味跟他的心跳,他整个人都离我很近,然后我会忍不住吻他的鼻子,或者咬他的嘴唇,一如他想要的那样。


虽然做为一个同志说这种话可能很怪,但J是个非常直男的人,在穿着打扮上,几乎是万年运动衫或连帽T,毫无半点惊喜变化,平白浪费他那张脸。有一回我们约会,我带他出去逛街购物,把他整个人当成换装娃娃,一连让他试了好几套衣服,大概试到一半我就后悔了……他实在太引人注目了!于是我没什么好气的把他推进了更衣间,随口玩笑一句「我要表现得像是我不想和大家分享我男友,希望外面那群淑女们可以收敛点」,然后被他刮了一下鼻子,回说「现在是我不想让你出去了,希望外面那群淑女没有机会让我要求她们收敛点」。


这句话让我有点怔愣,觉得自己在说情话这份活上,从来就赢不过他。


我也很喜欢看他笑,他总说我有女孩们最喜欢的酒窝,在魅力方面得天独厚,可我却觉得没有人拒绝得了他的眯眯眼,就像是把全天下所有美好的事物,都锁进那对挂在他脸上的泻湖里。我前面似乎提过他是很淘气的,在打坏主意的时候,总会反射性地拱起一侧眉峰,然后眼睛又眯起来,仿佛想把自己的一肚子坏水给藏住。我无法抗拒自己不去爱他这个表情,会让我感觉好奇又刺激,迫不及待想看他会做出什么好玩的事,我又该怎么对付他。


说来也奇怪,大多数时间J都是个挺随心所欲的人,但又在某些时候,他所展现出来的成熟理智,还有自制力都会让我不免惊奇。正如我先前说的,他热衷于撩我,我越不理他,他还越有兴趣,这样的人总会给大众一种轻浮的印象,对于这一方面,我不为J做辩解,我倒是喜欢我在挑战他理智线的时候,他诚实地表现出来的那种挣扎神情。把眉头皱成一道深深的沟壑,嘴唇紧抿,看上去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很多人常说好看的人发起脾气来总格外可怕,遇见J以后我可算是见识到了。


同居以后,我们俩会轮流做早餐和家务。假日的早晨,我的精神总是不怎么好,做事迷迷糊糊,他就特别喜欢趁这个机会占便宜。比方说在我煎培根的时候抱上来,松开我胸前的扣子,让我能完整地露出一整截脖颈,让他能就这么把自己的脸偎在那一块皮肤上,深吸一口气来嗅闻我身上的味道(我真的搞不懂他这个癖好是哪来的),接着他会轻吻我的耳朵,对我低声说早安,带着晨起独有的犯懒困倦,可爱得让人想捏捏他。


我还记得有一回,他胡子长长了。这算是颇少见的情况,J的毛发并不茂盛,就像他体内的黑色素从来不怎么多一样,那一次算是难得,他说想把胡子留下来,看着比较帅气。我觉得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是不太适合蓄须的,J就算是一例,于是就主动提议要帮他刮。可能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也可能是J留胡荏的心意没那么强烈,总而言之事情就那么定了下来。我找来一把椅子,让J坐在上头,后脑勺靠着椅背的边,那是我头一次给人刮胡子,我想我做得还算不错。你们知道这种状况,通常被刮胡须的人都会闭眼睛(女孩们可以自己想像一下看牙医时的场景来代入一下),或者眼神乱飘,不会一直聚焦在人脸上。可J就做了,在我替他刮胡子的过程中,他老盯着我的脸瞧,又眯眼睛,看得我决定亲亲他,然后吃了一嘴刮胡泡。我对他说薄荷味的泡太难吃了,下次应该换柑橘的试试,他说等等把泡沫洗掉了,他会非常义气地跟我「有难同当」一下。


我们之间有一个习惯比较好玩,那就是互相给对方说床边故事。我阅读涉猎较广,J则认识很多人,我们之间有非常多可以和彼此分享的故事,而我也很享受这个相处过程,在棉被里,我会把脚踩到J的足背上,蜷起脚趾来勾住他的,他的体温很凉,冬天的时候碰上去总有点麻痒痒的,我喜欢把他的脚和指尖包起来,一点一点地捂热,像他一步一步的朝我靠拢,像他渐渐地染上我的色彩。


最后简单的做个总结,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看这时间,估计是我头一次给我男朋友以外的人说床边故事,大家都早点休息吧,还有楼上的J先生,你也该睡觉了,伙计。





521条评论  分享  收藏


【霜杯】分享一下你觉得恋人最性感的瞬间






※ATTENTION:现代AU知乎体注意,因为太饿了随便码点糖来吃,全文采杰克视角,分级全年龄向






分享一下你觉得恋人最性感的瞬间







按照惯例先说一句谢邀。在被邀请来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爬了一阵子的楼,我以为浏览这种性质网站的,应该都是以妞儿们居多。没想到我这么一整幢楼看下来,回答的基本上都是男性,这样我就不会太尴尬了。


开场白说到这里,今天我要分享的是我男朋友,毕竟前面有太多人在夸自己女友,是时候换换口味给点不一样的刺激了。如上所述,我也是一个男人,所以这是两个大男人的事,如果无法接受的自行绕道吧。


我男友,以下简称H,跟我是大学舍友,我们的系所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是体育学院的,他是理工学院的,因为我迟交了宿舍费,或者说在开学以前,我根本忘了有这一回事。总之,很幸运的,远离体育学系的汗臭味,我就这么被分到了和他同一间房,现在则和H在校外合租同居中。


我们究竟是怎么和对方好上的,由于不符合主题,在这里就不做叙述了。我认为同样身为男性,即便我性取向和楼上诸位有所不同,美感神经倒是不会差得太多。粗略看过以后,我发觉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自己爱人在更衣的时候是最性感的,还有看女友思考要给自己做什么晚餐,和情人皱眉噘嘴的表情,其实我也不例外。在真正认识H以前,我老觉得他是一个正经到有些过分的人。戴着一副黑塑胶框的眼镜,镜片看起来又厚又重,总是规规矩矩地扣到领子边上的衬衫,外加一件仿佛衣柜里有几百套同款的万年不换羊毛背心,差不多就是我对H的第一印象(后来我发现他的衣柜里塞满了各式各样不同款式的服装,很多我还叫不出名字,只觉得他穿着好看);可以想见我当时会认为他有多无趣,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以前的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H有一点假正经,在学校里,好像是为了迎合班上的空气,他总是穿得很朴素,因此我是和他同寝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发现他的里人设。我记得那一次是我们系和他校的体育学院联谊,说是联谊,其实也就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一块约出来玩,但由于我们这团人当中,有人临时有事去不了,导致男女人数不均,到时候骑车载人不好划分组别,一伙毛头小子只好赶紧讨论找谁填补这个空缺,那会儿在我们学校的学生餐厅,正好H下课从食堂门口走进来被我看见,我就顺口约了他。


我那群狐朋狗友们看H那副学霸样,显然对此意见很大,但最让我意外地还是H居然同意了,本来我也就是随口一提,没想过他会答应,甚至还再三确定过我们可能会去酒吧、可能会玩到很晚,甚至可能往俱乐部里跑这几点,然后他说没关系,说如果我玩到很晚才回去,进门的时候他也会醒。


我那时候其实是想,那么晚了我可能就不回去,应该没这个问题。但他都这么说了,我们缺人也是真的,我就没阻止。


我们出发的时间是晚上六点,但大概到了下午三点我就没课,午休的时候H说要骑车载我去会合地点,我想了想,觉得他可能不太喝酒,我则是挡也挡不掉躲也躲不了,多骑一辆车还要多付停车费,我要喝醉了还不晓得谁帮我骑回来,索性就由著他来。坦白说,和他当室友那几个月,我还真没碰过他离开大学城,或者和他一起往外跑过。


于是当我看见他爱车的瞬间,我只想说:兄弟,你还缺干哥哥吗?或者你们家缺不缺儿子,我可以认你爸爸做教父吗?


讲道理,他家的车根本就是每个男大学生的梦想,纯黑色550c.c以上的重型机车,牌子跟型号就不多说了,我感觉我省吃俭用四年都缴不起头期款。虽然我知道学霸家境通常都不赖,可我从没想过H可以壕到这种程度……跑题了。总之,我看着H披上一件看起来超贵的皮衣,再拉上手套,踩着一双乔登球鞋,戴亮红色全罩式安全帽,一脚跨上他的重机,把整副身子的重心向前倾,握住机车的龙头,然后转过头来,对我抬抬下巴,示意让我赶紧上车,那时我突然觉得。


妈的,他好帅。


我也是这时候才猛然发觉H的身材其实还不错,屁股很翘,从背后看过去肩宽腰窄,最细的地方大概比我手掌整体长度要再宽点,我乘机抱着掂量了下,腹部还算紧实,我挺喜欢的。我现在才意识过来,那好像也是我头一回看他穿比较贴身的衣服,也是我头一次察觉H的真面目,关于他其实是个火辣的小子这回事。


那天晚上我果然喝得醉醺醺的,被H驼着回家,我模模糊糊地记得那晚我们俩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待到最后冲滨海看日出,而且我们回到大学城的时候,宿舍的门禁甚至还没到(H飙车的速度很快,我敢确定我们离开酒吧的时候,时钟上显示的是十一点四十)。可刚好赶上门禁这点幸运值却很快地被另一件倒楣事给冲散,那晚宿舍的电梯正好维修,而我和H住的房在五楼,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而我当时连站都站不稳,更遑论自己爬楼梯了。


说到这里,重点就来了,可能很多人以为他会扶我上楼,其实没有,H一向是个贴心的好人,他是背我上去的。


……虽然我觉得自己的身材严格来说算不上魁梧,但好歹也是比H高那么一点点的,看他背得如此毫无压力,步伐稳健仿佛走平地,我就忍不住一阵心情复杂。


在H背上摇摇晃晃如同搭乘一叶扁舟逆流而上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了很多事。可能是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的关系(物理上),我突然发觉H的头发长得好长了,几乎盖住他整片后颈,我只能从那像极了巧克力糖浆一样的发丝间看见一点属于H的健康小麦肤色,还有他个人标志一样的可爱小雀斑。那些巧克力糖丝的末梢戳到我脸上,没我想像的那么刺,又细又软,搔得我鼻尖发痒。我还发现他可能真的没喝什么酒,肩颈附近散发着一股很能形容的香味,可能是麝香,也可能是什么木头的味道,我不知道。我当下只是觉得我要完,被个比我矮的男人背着,我被酒精麻痹的脑神经还顾着想他好软好香。


这些是我和他交往前的部分,可能还有漏掉很多,我一时列举不出来。我们大概在大一下学期决定和彼此成为恋人关系,并且在大二时搬到校外去住。我们租的是一套双人套房,大概是那种两房一厅的结构,虽然有两间卧室,但我们常常挤到一块睡。


H的体温高,睡觉的时候常不自觉地踢被子,据说是从小养成的坏习惯,一直到了二十多岁也改不掉,顶多就是踢得比较规矩和彻底放飞自我的差别。我们大学所在的城市,冬天早晨总是很冷,我喜欢他半梦半醒间把脚踩到我脚背上,又因为我的脚趾比他的要凉而缩走,改成整个人翻滚着抱过来,磨蹭着床铺向上挪移,好让我能把脑袋靠到他胸膛上,也不知道这是有意识还是没意识,让我觉得可爱,同时又觉得他心眼多。


假日的时候我们很常一整天不出门,就一起待在家。只有两个大男人的生活总是很随性的,从我男朋友的生活习惯就能看出来。 H的生理时钟让他总是起得很早,可是脑袋好像常跟不上身体,有时候我会发现他做早餐常常只随便抓了一件衬衫套上,是之前我洗透了的,他捡来当睡衣穿,因为他不喜欢裸睡(可后来也常常不穿,原因不用多讲了),他的体型也就比我再小半号多点,手一抬屁股就出来见光,我常在想他到底是没睡醒还是故意勾引我。不过这也不是很重要,反正都是得上的当。


我印象很深刻还有一回,他的课是早上八点钟的,可能是天气冷让人犯懒,我可以感觉到他这回,起床时的动作很大(可能是在挣扎),把我也连带着晃醒了,我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地抱住了H的腰,可能嘀咕了几句让他不要出门之类的话,被他一面皱眉噘嘴一面用哄骗小孩的口气拉开手臂(我当时真想亲亲他!);被他推搡开以后,我把自己甩到床铺上,抬起胳膊来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的视线不再像水打湿一般模糊后,才把目光聚焦到他身上。


然后,老天。我看着他背对着我,角度有点斜,还能看见他一点侧面轮廓,被从帘布缝隙透来的曙光镀过了一层鎏金的边,那些浮在他鼻梁、颧骨,还有体肤上的浅淡雀斑,都像是撒在洋葱浓汤上的金箔一样,闪闪发光。我难以自制地注视起他的眼睛,还留有着刚睡醒的红肿,好像哭过,惹火得要命。意识到这可能会让我起一些不太妙的反应,我赶紧转移注意力,却发觉透明得朦胧了他肤色的衬衫掉落肩头,擦着蝴蝶骨,一路坠跌到腰际,那种我很喜欢的紧绷曲线,让我意识到他根本没想早起上学的意思,于是我果断地爬起身,小心翼翼地坐到床沿,就像是快了怕他被提醒时间一样,我拿虎口掐住他的侧腰,将鼻子缓而慢地贴到他背上,嘴唇正对着深深塌陷下去的腰窝,探出舌尖来挖了一口,就像吃冰淇淋。榛果味的那种。我看见他扭过身,为阴影所笼罩的眼瞳比往常我所见的更深了一层灰度的绿,显得那双沙弗莱石似的眼睛如同一座宿了塞壬女妖的深海,一道浪拍打过来,直把我甫清醒的理智给击得粉碎……噢,说太多了,后面的你们自己想像吧。


不过既然话题都说到这么刺激的了,我就再说一个我觉得H很性感的地方好了。嗯……好像很多人会觉得自己的爱人哭起来最美,但我其实比较喜欢看他笑,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尤其是床上。综上所述,我的男朋友个性比较酷一点,或者应该说,他有点标新立异──思维跟神经都和别人都不大一样?基本上,H是个很纯的汉子,看上去很保守木讷,但其实尺度比谁都大。倒也不是说他闷骚还是怎么样,总之我从以前就特别喜欢逗他,因为他总是撩不动,所以越撩越好玩。后来我发现和他交往以后,他倒是常拿我嘴贱当可爱,有时候我话说到一半,他就突然捏住我的鼻子。你们可能很难想像当一个人红着脸,眼眶里转着水光,一边抽抽噎噎地喘气,一边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可以让人多著迷。


感觉我差不多都分享完了,最后就来一个结论好了: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你们也看见了,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很酷,很可爱,也很辣,然后他是我的,没有走失,只是想让你们看看。








520条评论   分享   收藏


結果刪掉重po了XDDDDD被吐槽說紐特作為一個英格蘭人是不會用錯誤文法的!好吧於是改成很安全的好人卡(?)

感覺應該蠻少人知道我其實是卡廚😂😂各位鄉親,我的夢想是看雷安結婚,當他們的弟媳🙏🙏🙏嫁給卡米爾有哥有嫂有房有船有錢,一夫在手天下我有(???)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們卡卡啊x

本來想用畫的來搞這表格,後來實在是太懶了(重點)而且感覺自己畫不出囧,也畫不出阿傑的帥,索性放棄直接p圖——
本圖原來很正經,但因為po主過於智障而變成了奇葩設計對白。主題是:300年老資格超級奶爸慘遭15歲男童狠拒到底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標題是否太長

8012年了,我終究一腳踏入歐美圈不回頭😂

Anxiety.✨:

《Wish you everything goes well》刊本预售

预售链接:传送门 

预售时间: 2018.11.17 20:00—2018.12.01 00:00  

预售代理:牛奶星工作室

场售社团:医学生考研互助交友会(D1、D2均参)摊位号未出

                 【cpp地址】

*单购特典不发货,购本+特典双邮费待到货后敲TB客服退多邮费*

*本刊因非全年龄向,禁止家长代拍*

如若无ZFB可走WX途径见P3二维码或wx号:cc-20010607,备注购本即可,本子一直有,还有5-10份少量特典,先到先得


Staff:

作者/排版/宣图:亦晨  @Anxiety.✨ 

封面/特典:芥茉  @momoo 

插图:深和  @小骑士的绿眼睛 

G文/字设:奶茶  @Milktea Frost 

G图:周更陈  @桃心芝士彩虹饼   

校对:谶纬  @谶纬w   


 收录内容:

《Wish you everything goes well(心想事成)》HPpa(未公布)

《番外:Amortentia of someone(某个人的迷情剂)》HPpa后续(未公布)

《心动瞬间》

《泥中の莲(泥中莲)》(发布过已锁)

《Guest:YY男子的恋爱日常》

*温馨提示:其中两篇涉及些许其他cp,详情看宣图,谨慎选购* 


 粉丝福利:红心+蓝手+评论因为看了我什么文关注我以及感受,抽一个送全套(刊本+特典),已购退全款直接邮,包邮

不抽“前排”“拉低”诸如此类评论,谨慎评论谢谢合作!

 

别的一些想说的话:

大部分废话全在本子后面FT了,大家购本可看作者心酸创作历程(bushi)

因为是突发本真的很匆忙,但是我尽量做到最好了,毕竟全都是我一个人打理催稿,半夜干活还差点写不完(虽然现在也还没有写完)本来想限本卖结果被阿梓教育了一顿开放数量了,大家随便买买看看吧or2(翘屁嫩男式下跪)

场售的话在阿梓的摊位上,本子数量大概30—50滑动,特典我不清楚回头再看看会lof上通知的……

最后喊句:我下次再也不全部自己美工了!!做美工死路一条我杀我自己!! 


之前看过蛮多关于Hiccup长到20岁时的,与Jack之间体型身高差距的创作Xd那么就让我们看一下不算特别准确的模型比对吧!

*数值仅供参考,按平均头长计算注意,可能误差左右三公分!*